首页

融合发展 国胜茶要泡出多种味道

  又到一年采茶时。3月5日一大早,盐边县国胜乡大毕村村民李升荣,匆匆赶到张家坪子茶山自家茶园忙起来。此时,在层层叠叠的茶海之间,每隔几米就站着一位戴帽挎篓的采茶人。

  “条索卷紧叶片肥,汤色盈绿耐冲泡,滋味醇厚又回甜,馥郁兰香满室飘。”国胜茶因海拔高、土壤肥、光热足、雨水丰,在绿茶中独具一格,不仅数次入选四川特优名茶、文化名茶,还作为地理标志产品代表参加了第48届国际农博会。

  “虽然目前销路很好,价格也卖得可以,但种植规模还有拓展空间,生产的集约化程度还有待提升,品牌还可以叫得更响。”国胜乡乡长苏朝军说,当地正聚焦茶业发展中的实际问题,推进国胜茶产业“跳起摸高”。

  “全家就我一个人采,要抓紧时间。”今年46岁的李升荣,也头戴遮阳帽腰间别一只缝了帆布的竹篓在采茶。

  李升荣家种了2亩国胜茶,这个季节每隔两三天就采一次,春茶采到5月中下旬,夏茶、秋茶采到中秋节前后。当天,她忙到下午两点,也只采了不到1公斤。

  盐边县国胜茶种植面积近万亩,主要分布在百灵山周围,涉及国胜、永兴、红宝、箐河、温泉等五个乡镇。

  其中,国胜乡种植面积占9成。为保护茶农利益、避免恶性竞争、稳定茶叶产量,国胜乡党委、政府牵头组织7家茶企、近万茶农等成立茶叶协会,制定鲜叶收购最低价。今年,当地用于制作银尖、毛峰的鲜叶最低收购价比往年有所上涨。

  算大账更明显。去年,盐边县国胜茶鲜叶总量600余吨,产成品茶近140吨,产值约7000万元;茶农亩产收入3000元-8000元。

  “采好了直接送到企业,很方便。”李升荣说,现在茶园修了水池、通了水管,一年采茶能挣七八千元,如果有多的土地,愿意扩大种茶规模。

  这也是当地政府和企业的共同愿望。苏朝军说,受地形条件等限制,与雅安、宜宾、泸州等产茶地区相比,目前国胜茶种植面积和产量不及他们一个县区的十分之一。经专家调研论证,国胜茶种植面积有扩大到6万亩的潜力,但前提是要解决劳动力不足、产业风险控制等难题。

  比产量更重要的,是质量。国胜茶“先天优势”明显。据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所长罗凡对国胜茶的专门调研结果表明,此茶产地海拔、土壤、水源等条件优越,同时远离人居,无工业污染,茶树重度病虫害较少。

  主动弥补“后天不足”。近年来,国胜乡在茶叶基地实施高效节水灌溉项目,建水池架水管,依托农民夜校加强技术指导。

  但仍有短板。苏朝军说,当地现有数十家制茶小作坊,有的管理粗放、茶园老化、以次充好,影响了国胜茶的整体品质。

  经过充分研究,国胜乡找到治理路径——在加强行业、市场监管同时,培育龙头企业,树立行业标准,以“先进”带“后进”,最终形成“互帮互强、竞相发展、科学发展”的局面。

  全县唯一一家集茶叶生产、加工、销售等业务为一体的大型茶企,年产值达500万元的百灵山农业开发公司(下称“百灵山农业”)被“盯上”了。这段时间,苏朝军带队屡次深入企业,问需解困,共商产业发展之路。

  此时,百灵山农业厂房内上叶机、风选机等设备就绪,准备大干一场。“质量安全、健康档案、清洁消毒都做了记录。”该企业负责人戴启福说,“这是投入60万元上的一条新生产线,我们常常给茶农种茶作技术指导,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将鲜叶卖给正规企业,压缩了小作坊生存空间。”

  “成活了,成活了!”苏朝军指着一株发芽的茶树,兴奋地喊道。最近,国胜乡引进种植了6000株红山茶。这种茶不仅开的红花非常漂亮,而且结的果子还能榨油,可以“一茶多吃”。

  近年来,当地政府和企业通力合作,按照“茶园变花园、产区变景区、产品变商品”的思路,新建游客接待中心、观光道路等基础设施,举办采茶节、茶艺交流、茶产业论坛等系列活动,吸引了大批游客、市民前来休闲观光旅游。

  如2017年国胜茶产业论坛,中国茶叶协会专家和茶商代表,深入茶叶基地、采茶现场、茶叶加工基地,对茶树土壤地理气候条件、茶叶品质、茶树长势、茶叶生产、包装推广、茶水口感等多方面进行详细调研,提升了国胜茶产业名气。

  “目前国胜茶90%在攀枝花市内销售,希望借此把国胜茶品牌推向全国。”苏朝军说,除了举办活动,国胜乡正在做一个“笮茶八味”的项目,拟推出八种不同口味的国胜茶打响品牌。

  如今,在茶产业“串联”下,国胜乡田野乡间,陆续兴起了多家农家乐、渔家乐,最大的一家能同时接待30余人。“不少人在这里玩几天、住几天,走的时候顺便买几盒茶叶。”一位农家乐主人乐呵呵地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