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中国经济的韧性︱何止于米相期于茶——专访宗

  新华网北京1月19日电 题:中国经济的韧性︱何止于米,相期于茶——专访宗庆后

  中等身高,身着深色翻领夹克,脚上还是那双标志性的黑色布鞋,面带笑容,眼神中透露着坚毅,宗庆后步履矫健走进新华网媒体创意工场。一场关于“中国经济韧性”的对话在这里展开。

 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,中国经济从来不缺少传奇。宗庆后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标签和符号。42岁创业,用借来的14万元和一辆三轮车,宗庆后把“娃哈哈”从街边小厂打造成中国食品饮料巨头。在外界看来,宗庆后那一代企业家有着共同的特征:白手起家、坚韧不拔、意志坚定、自律自觉、诚信感恩,通过自己的努力,一手缔造商业王国。

  2020年,宗庆后75岁。站在新十年的起点上,他继续在为娃哈哈庞大帝国谋划未来。他坚信,中国经济有很大韧性,也相信娃哈哈能成为百年企业,要继续为国家多创造一点税收,多解决点就业,多做出一些贡献。

  联想创始人柳传志曾说,他创办联想的动机只有两个,一个缘于证明自己的冲动,另一个便是为了改善生活。而出身贫寒的宗庆后想要改变命运的愿望更加强烈。

  42岁之前,宗庆后卖过冰棍、做过农活、修过大坝,甚至把割稻、烧窑、开山等所有能做的力气活都干了个遍。1987 年,当了多年校办企业推销员的宗庆后带领两名女教师,靠借来的 14 万元钱,承包连年亏损的杭州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。这个位于杭州清泰街160号的校办工厂成为娃哈哈最早的起点,也奠定了娃哈哈后期发展的基础。

  人生没有奇迹,线 年,凭借超乎常人的耐力,宗庆后迎来人生第一个重要转折——创建杭州娃哈哈营养食品厂,并成功推出第一款产品——儿童营养液。该产品一经上市便受到市场热捧。“我们感到代加工不是长久之计,就下决心自己开发产品。”宗庆后说,娃哈哈儿童营养液解决了当时独生子女偏食造成营养不良的问题,效果也很好,在市场上一炮打响,产品供不应求。

  1988年,娃哈哈成功开发出儿童营养液,该产品于1992年获得国家星火科技二等奖

  “喝了娃哈哈,吃饭就是香”。那一年,儿童营养液的广告铺天盖地,娃哈哈销售收入突破亿元大关,利润超2000万元,快速完成原始积累。在随后的1991年,娃哈哈迎来第二个重要节点——“小鱼吃大鱼”,收购当时资不抵债的国企杭州罐头厂,而对杭罐厂的兼并促使娃哈哈走向规模化,并成为改革开放后的典型兼并案例。

  “杭州罐头厂出口业务受阻,全部停产了,工资发不出,也没活干,所以当时分管的市领导希望我们接手。”宗庆后回忆说,按照协商,娃哈哈兼并杭罐厂只需要承担500名工人的劳务,即使这样,大厂子的职工也不愿意被接收。我就给工人做工作,承诺大家一视同仁,只要努力,就会挣得更高的奖金,最后我们投入8000万元接收了2000多名在职员工,还解决了500名退休职工安置的问题。”

  1991年,“小鱼吃大鱼”的事件被解放日报、人民日报等多家媒体称为有胆略的改革开放之举

  站在改革开放的风口浪尖,宗庆后把握住了时代最激荡的脉搏。兼并后,杭罐厂三个月即扭亏为盈,当年实现产值2.5亿元,实现利润4000万,同比上年翻一番,销售商们扛着一袋袋现金来抢货,然而娃哈哈的仓库却是空的。

  1994年,在全国支援三峡库区建设的大潮中,娃哈哈在了四川涪陵地区兼并三家工厂,开创产业扶贫模式。宗庆后回忆道,“我们兼并厂子后解决了1000多个下岗工人的就业,还为他们解决了搬迁安置,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,所以全国各地的贫困地区、少数民族地区、革命老区都来找我们投资。现在娃哈哈在全国80多个生产基地当中,几乎一半是在中西部的老少边穷地区。”

  1994年,娃哈哈积极响应国家号召,投身西部开发,一举兼并了涪陵地区3家特困企业,跨出了全国扩张的第一步

  通过在各地兼并和对口支援,娃哈哈迈开了“西进北上”步伐,不仅履行了社会责任,还实现了销地产、产地销,快速成长为全国最大的饮料企业。

  在宗庆后的记忆中,娃哈哈的第三个关键节点就是那场著名的“达娃之争”。娃哈哈与达能的合作始于1996年,最初颇见成效,但双方却在后期因理念分歧而矛盾公开。

  时过境迁,当宗庆后回顾这场战役的时候,有了更多不同的理解。“与外资合作能够提高自身管理水平、技术水平,发展的更快一点,但他们并不是救济你的,也是来赚钱的。达能不了解中国市场,也不放心让我们自己去经营,就设置了很多阻碍,同时他们还收购了乐百氏与上海光明,搞同业竞争。”

  两年多里,双方经历了国内、国外的数十起诉讼、仲裁。最终,娃哈哈与达能取得和解。“通过赢得这场国际商业大战,我们进一步坚定了信心,更加自信地参与国际竞争。只要依法办企业,依法合作,诚信合作,有理走遍天下。”正是宗庆后的魄力和胆识,成就了娃哈哈的实业帝国。

  “高帆斜挂夕阳色,忽橹不闻人语声。”这是南宋诗人陆游用诗歌记录古代浙江人的实干精神。自强不息、坚韧不拔、勇于创新、讲求实效,这样的精神内核一直流淌于浙江人的血脉中。碰到困难,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自己找出路,不是等靠要。在这样的精神指引下,娃哈哈经历了从无到有、从弱到强的蜕变,在阵痛中逐渐摸索出改革方向。

  某种程度上,宗庆后代表着娃哈哈,娃哈哈是宗庆后的全部。宗庆后个人传记《万有引力原理》曾提到,宗庆后是“温和”。对市场的敏锐判断和“大家长”式的管理风格,使得娃哈哈快速攻城略地。

  多年来,外界总在追问娃哈哈的“成功密码”。在宗庆后看来,如果说娃哈哈真有什么秘诀的话,那就是坚持主业发展,小步快跑;不做自己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,不做自己心中无底的事情,绝不因为看到别人在别的行业赚大钱就头脑发热;坚持诚信经营,严控产品质量,对每一位消费者负责。

  事实上,娃哈哈的成功离不开宗庆后创立的联销体制度。这一制度至今仍是娃哈哈的核心竞争力,曾被美国哈佛商学院引用为中国渠道创新案例。对于如何把产品卖出去,宗庆后显现出超出常人的天赋。

  1994年,为解决坏账、三角债务等问题,宗庆后提出:要求所有经销商必须按年度缴纳一定保证金,在经营过程中进货一次结算一次,作为相应的回报,娃哈哈承诺给予更多的优惠政策,并按高于同期银行利率对经销商保证金支付利息。

  通过这种方法,娃哈哈与经销商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,变一家企业在市场上与人竞争为几千家企业合力一起竞争。同时,通过帮助经销商发展二级联销体的方法,将娃哈哈的市场网络一直延伸到了农村,使产品能够在短短一周内铺向全国300多万个零售终端,迅速送入消费者手中,大大提高市场竞争力。

  联销体的本质是为了解决厂商与供应商之间的关系,同时给娃哈哈带来了巨额预付资金。而从一开始,娃哈哈就将目光瞄准农村市场,能让畅销产品“遍布天下”,为企业带来丰富收益。

  跟进策略是娃哈哈决胜市场的另一大利器。上世纪90年代末,中国传统的八大饮料厂日渐式微,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为代表的可乐型饮品风靡中国,娃哈哈展开跟进式创新,立志做中国自己的可乐。1998年,娃哈哈推出非常可乐,立足三四线城市,锋芒一度直逼可乐两强。

  利用渠道优势,发力跟进创新,并配合广告宣传,通过并购迅速占领市场,发展初期的正确创新路径,让娃哈哈走上了快车道。长期以来,娃哈哈追求做物美价廉的大众品牌,营养快线、AD钙奶、八宝粥、包装饮用水等产品畅销不衰,不仅品质过硬,赢得消费者信赖,而且娃哈哈在包装成本控制上做到最优,让其他品牌望尘莫及。

  “娃哈哈是国内较早引进自动化生产线的企业之一,技术先进,效率高,效益好,这么多年形成了一套成本控制标准。”宗庆后说。

  创业33年,宗庆后依然每天工作16 个小时,一年中,他有两百多天奔走在一线市场,去各地跟经销商、小贩们聊天儿。他也是娃哈哈最勤恳的业务员和市场调研员,自诩“可能是全世界喝过饮料最多的人”,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尝遍当地的饮料,他的办公室和仓库也摆满了各种空饮料瓶。宗庆后坦言,33年来,娃哈哈在发展过程中经历了数不清的坎坷,甚至也曾走过弯路,但专心做实业、专注做品牌的信念始终没丢。

  宗庆后的勤奋体现出浙商“历经千辛万苦、说尽千言万语、走遍千山万水、想尽千方百计”的“四千精神”,敢为人先、乐于吃苦、勤于探索,推动着他们扬帆起航,弄潮逐浪。

  “管理学之父”彼得˙德鲁克曾说,“企业家总是寻找变化,对其做出反应,并将其视为机遇而加以利用。”企业家精神就在于有勇气往前再迈一步,并且承担风险,他们在改革开放初期“摸着石头过河”的市场探索,才造就了今日民营企业的创新格局。

  惟改革者进,惟创新者强。70年来,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,缘于中国企业和企业家的大胆创新,用市场和技术的力量,推动变革。

  早在此前,娃哈哈就曾做过诸多多元化的尝试,然而商业本身本就是试错的积累,不管市场反响如何,宗庆后与娃哈哈从来都没有停下脚步。

  宗庆后认为,娃哈哈具备创新的基因。娃哈哈成功的起点就是自主研发的第一个产品---儿童营养液,其后的不断发展壮大亦是因为投入巨资引进了一流的生产线,取得了规模效益,通过不断的技术研发投入建立了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,可以说是赢在技术、赢在创新。

  在“智能制造”与“数字化转型”领域,2015年,娃哈哈“食品饮料智能化工厂项目”入选全国首批工信部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,也是食品饮料行业唯一入围项目;2017年,娃哈哈智能化水汽生产线和菌种生产车间建成投产;2019年,娃哈哈成立智能机器人公司,深入探索高端工业机器人……

  “娃哈哈很早就设立了精密机械公司、机电研究院,进行智能化饮料生产线和智能装备产业化研究,目前在已有的智能生产线、智能工厂、工业机器人的基础上,我们计划建立完善的智能仓储系统,实现基于大数据优化的运输物流智能化。”显然,智能制造已成为娃哈哈的新标签。

  2019年,娃哈哈彻底解决了机器换人问题,自动装卸的机器人试验获得成功,全面推广以后,整个饮料生产线没有过重的体力劳动了,在智能化上又迈进了一大步。未来,娃哈哈将重点对工业机器人、高端智能装备领域进行开拓创新,为“中国智造”贡献一份力量。

  在创新这件事上,宗庆后并不急于求成、一味冒进。“现在是互联网时代,光靠联销体把控经销商渠道已经远远不够了。因为现在90后、00后年轻人跟我们以前的消费习惯不一样了,他们想法很多,我女儿是80后,她用的人都是90后、00后,知道年轻人需要什么,也开发了一些年轻人比较喜欢的包装进行改变。”

  引进年轻设计师、策划师,改善产品口味,借助大数据精准定位消费者需求,当然也包括电视、户外、网剧、抖音、电竞、高校等全覆盖、立体式广告投放,都在让娃哈哈变得更年轻、更健康、更时尚。对娃哈哈来讲,线下渠道如同毛细血管,线上渠道能让营销更灵活,增强与消费者的互动沟通,重塑品牌形象,助力品牌升级。

  近年来,娃哈哈站在创新前沿的“多元打法”让人眼前一亮。娃哈哈与阿里共同推出了共享服务信用亭,还大举进军大健康市场,重点从生物工程、发酵技术、中医食疗等方面寻求突破,其走的每一步都显示出,宗庆后这位七旬老人仍在不断突破自我。

  “实体制造行业、食品饮料行业永远是朝阳行业,企业要积极推动智能技术和产业相融合,进行创新变革和转型升级,转向高质量发展。我们一直在推进产业数字化建设,包括管理信息化、生产智能化和营销数字化,运用现代化技术提升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。”宗庆后说。

  一路走来,宗庆后带领娃哈哈员工埋头苦干,用一砖一瓦盖起娃哈哈这座食品饮料王国。他坚持的每一刻,都有着令人动容的坚韧。“娃哈哈是市场经济的产物,一直以来都有危机感。如果能做到未雨绸缪,危机来临才能从容面对。”宗庆后为娃哈哈设定的目标是要成为一家百年老店。

  多年来,他始终弘扬“产业报国、泽被社会”的社会道义,为实体经济鼓与呼,通过产业扶贫、公益捐赠,为消除贫困、实现共同富裕不遗余力。宗庆后让人们看到了一个企业家始终怀揣最质朴的初心。

  作为中国第一代的企业家,这位75岁的老帅,如今依然活跃在商业舞台,他不驰于空想,不骛于虚声,而惟以求真的态度脚踏实地,精耕细作。宗庆后领导下的娃哈哈,将如同它的名字一样,显现应有的朝气蓬勃,并和其他制造企业一道夯实实体经济基石,激活中国经济更强大的韧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