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盛硒与妙界茶疗——禅茶一味 般若空性

  一杯茶,用什么茶叶、水、套杯,都极有讲究。紫砂、陶瓷、青竹,不过试着列举一二,权作参考。

  陶瓷,也是瓷杯,佛教中常用的一种,取谐音“慈悲”,与佛教有着深厚的渊源。品的是茶,体的是境。

  青竹,多了一点点木拙的意味,茶叶中,也多出一点点竹叶淡香。凭添一分素洁、志向。

  外境,不外乎周围的环境。身处在闹市,或是茶馆,人身煕杂,品的是茶,外境却是嘈杂,不能说不好,却是下品,体的是浊世浮生。而竹林、方外,不是说不好,只是不到境界,不过是浪费时间,和一壶茶。

  心境,一个人的境界,他心中是什么境界,他品出来的就是什么茶,一个莽夫品出来,只是一杯大碗茶,消暑解渴。一个大师,是禅意。茶叶的品相到茶水冲泡、茶叶的浮沉,都是禅,却不可说。不同人的参禅,意也不同。

  人境,是和你一起品茶的那个人是谁。和不同的人,境也不同。和寻常人相伴,品的是茶,参的是生活、琐碎。和道合的人相伴,一个眼神、一个动作,心领神会。参的也不是禅,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通透。和大师,或是有修性、修心的人,参的才是禅。

  心境明彻,外境市井喧嚣,人境愚拙,不过是一次品茗,品的是茶,听的是家常,赏的是世态百像。

  禅,既不是单独的禅定、参禅,茶也不是单独的品茗、思境。须是茶中有禅,禅中带茶。

  器皿,已经略提,不再复述。火候,略分三等,文火、温火、烈火,换言之,小火、中火、大火。小火,一般用来熬汤,久而入味。用来煮水,慢火鼎沸,茶叶一经冲泡,色泽先失了一分。而香味虽浓郁,却郁满凝散,也是不积香泽,积沉在前二杯。尤似人生,碌碌而晚行运,鼎盛即转衰,沉淀在前二杯。虽是茶,品的是味,却不是茶。

  茶,讲究的是温而含蓄。中国积沉五千年的历史,而茶在古代又在出门七样:柴米油盐酱醋茶,独占一位。不只是代表它在国人心中的重要,它也最能代表中国人谦和温雅的性情,淡泊而明性。听起来像是自夸,但是,的确只有温火泡茶,才最能代表茶叶的精髓。温又通中庸,适宜佛教的博而通泽。茶叶积香淡散,第一杯通常弃掉,味苦而涩。尤似人生少不更事,愣而不知进退。而后,逐香渐郁,人生也开始丰和日盛。

  烈火,沸水急而旋盛,未及煮,已至鼎盛。所谓盛极而衰,用来泡茶,水还是水,却燥了。急火,水未暖已鼎沸。用来泡茶,不过是燥水泡茶,香泽郁满而散。尤似人生,少年轻狂,闯出一片天地,却心高气傲,转瞬浮云而散。饮的是茶,心积苦闷。非郁郁不得志,而轻狂多误事。

  茶叶,种类繁多,一般常饮的分为红茶和绿茶,除此还有黑茶、白茶、黄茶、青茶,一共六味。在苏州虎丘看到过一次卖白茶,却没敢买,生怕买来失望,白白扫兴,又毁了对白茶的想象。而我,最推崇的始终是龙井,先入口味苦,转而回甘,香甜可口。不比苦丁一口子生涩,连舌尖也颤抖,也比不上碧螺春,一口子清甜,无半分苦涩,细细饮下来,竟失了茶味。

  即是禅,也是茶。禅,说到底,是一个人的悟性和修为。和他的心境相和,却不关乎他的学识、家境。禅在于悟,佛门又重在虚空、遁世。并非一切看破,而是一念,天地共一色,人世皆一处。出家无住,而处处是家,视众生为家人,即为一念。

  茶,有六味,已经说过,绿茶、红茶、黑茶、白茶、青茶、黄茶,入口不外乎各人喜好,并不是换一味茶,茶也不是茶。茶,不论茶品、茶味,入口即是一味茶。

  茶叶,可以生万象。或可万象、人世、境遇,而自从茶叶传开,与佛教的参禅,契不可解。说到底,茶还是茶味。茶叶浮沉,待到沉淀,复归元一。

  以一观一,一念生一味。不外乎,心境生心念,观茶而明心。万事万物,皆作一物,心无挂碍,而任云卷云舒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